B级甘党Faki

不定期喷发。

哎,查完机票就突然特别想家。

北海道之旅。
花光了我的积蓄还欠了外债。
没去温泉街和洞爷湖是遗憾,有机会想去。
下起雪来是真的挺大,积雪堆在路旁,及腰。
天很蓝,配上雪,很清澈的感觉。

景点之间距离很远,一去一回耗掉半天。
晚上,也是真的很冷。
刚下飞机的时候觉得回到了家乡的感觉。可是听到他们说话,这里并不是家啊。

和不是很熟的人,一起。

体验了滑雪场。坐着缆车到山顶,五个啥都不会的菜鸟,连滚带爬,实在不行了被工作人员用摩托接了回来。
说实话,我觉得坐摩托就已经够爽了,风和雪,扑在脸上,呼吸一滞。

看到小孩子们熟练地滑雪,感觉真厉害呀。

在教学区试了一会,学习能力强的妹子已经可以了。

我还是失控地速度往下冲,每次以屁股贴地终结。
但是都去山顶试了一次...

见到生田先生啦!他长得那么那么好看!声音也那么那么好听!从望远镜里看到他的眉眼近在咫尺。
他缩成一团坐在台阶上像极了受委屈的孩子,他狂野的银发和笑又很符合摇滚歌手。他穿着英伦风的繁复服饰恍如一个真正的贵族。
被他公主抱时的男友力惊到,还有一个未成的吻。
属于舞台的人。

解冻



初设小胜异世界一日游(什么
ooc!ooc!ooc!
轰乡→初设小胜 海云→初设绿谷
有个人放飞脑补成分
ok的话↓

叮叮叮——

从睡眠中醒来的爆豪活动了一下身体,立刻感觉有些异样。身体轻飘飘的,像是浮在空中。

想挺身起来,却感觉在空中转了个个儿。

曰怎么回事。带着疑问往身边望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还好好躺在床上,而自己却半透明的浮在空中。无神论者的爆豪也难免暗骂一句我操撞鬼了。

在他想出个所以然之前,床上的人起来了。
靠——里面还有人?

他恍惚地盯着天花板。爆豪道:你是谁!?

与自己别无二致的脸转向他,哦都是一个身体当然一样了。但是面部表情却微妙的不同。

轰乡定了定焦,看到面前浮在空中的,一张跟自...

我的妈从零怎么又开始虐了( ・_・)
感觉到了这关关底马上干掉大boss了
然后嘎嘣……了
片尾又是神插入……感觉眼泪马上就要出来
最后艾米莉亚那一回头
天啊;_;)

好痛

今晚出发去取签证!
目前假期计划完成度0%。
……
……
我还没学会做饭
化妆的话连粉底都没买
我不知道我都干了啥

英语口语和日语口语

肚子也没减下来。

🙃
你还想不想好了

又是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今天是七夕。因为这个日子实在是和我没太大关系_(:з」∠)_
今天去了天津之眼,下面买的甜筒意外的很好吃!

宿舍分配下来了,室友是个……德国人?
我要学几句德语吗( ・_・)
不太擅长和别人相处……但是和这边的室友相处的也还好。除了实在是有我忍不了的地方以外。
暂且算是有自信不招人讨厌吧……w
现在一点一点的感觉……啊原来是真的啊
真的要去另一个地方了,虽然只有一年,但能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还是挺期待。
入学有一个考试,我还要再捡捡语法啊。还有英语……
还有多准备几个不同长度的自我介绍……。
啊,等我回家的吧。

夏日的某一天


#轰出#

一个不怎么好吃的甜饼
因为文笔实在够烂_(:з」∠)_
ooc!ooc!!ooc!!!
手机码的可能排版有点奇怪。
可以的话↓

夏日午后,轰一边写着手头的作业,一边分出余光看在榻榻米上打着盹的绿谷。

柔软的绿色头发发梢打着弯,随着少年低浅的呼吸微微颤动。性子温柔胆小的少年,睡觉也是蜷缩着身体,膝盖弯着缩成一团,像某种毛绒绒的小动物。

轰看着这个略显柔弱的少年,视线停留在他双臂还未完全拆下的绷带上,轰仿佛能看到绷带下层层叠叠的伤痕,一个还未好就又添新伤。轰知道那些伤的缘由——他一个人冲向敌人时的坚决背影,以及毫不犹豫的为了保护同伴而挺身,也想起运动会上他们的一战。

绿谷是带有希望温度的阳光,终结了那段黑...

自己开始尝试才知道码字多难。躺
打算冷静下来好好弄弄。

频繁的坐火车出门。这次是去妈妈那里。
现在外面下着雨,很大,冒着白烟,雨痕斜着挂在窗上。
火车晃晃悠悠的,发出轰轰的声音但不扰人,还有雨打在窗子上的细碎响声,很悠闲。
手机还有电,可是充电宝电没充足,不太敢玩,正在苦恼要干些什么。
雨好像大了,这几天好像有暴雨预警诶。但是我不怎么出门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车上只有被没有枕头……有点冷。
经历过上次,感觉平安上车,找到自己位置是个很满足的事。
嗯希望一切顺利。
接着思考我要干点什么。

1 / 7

© B级甘党F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