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级甘党Faki

不定期喷发。

夏日的某一天


#轰出#


一个不怎么好吃的甜饼
因为文笔实在够烂_(:з」∠)_
ooc!ooc!!ooc!!!
手机码的可能排版有点奇怪。
可以的话↓




夏日午后,轰一边写着手头的作业,一边分出余光看在榻榻米上打着盹的绿谷。


柔软的绿色头发发梢打着弯,随着少年低浅的呼吸微微颤动。性子温柔胆小的少年,睡觉也是蜷缩着身体,膝盖弯着缩成一团,像某种毛绒绒的小动物。


轰看着这个略显柔弱的少年,视线停留在他双臂还未完全拆下的绷带上,轰仿佛能看到绷带下层层叠叠的伤痕,一个还未好就又添新伤。轰知道那些伤的缘由——他一个人冲向敌人时的坚决背影,以及毫不犹豫的为了保护同伴而挺身,也想起运动会上他们的一战。


绿谷是带有希望温度的阳光,终结了那段黑暗的日子,成为了他生命中的一个温暖路标。


轰回过神时,桌面上的钟表又摆过了五分钟,按了按自己有些发麻的手臂,接着写手头布置的作业,这可是他把绿谷带到自己房间来的借口啊。期末考试绿谷比他名次要好一名,同时借着两人关系不断好起来为契机,轰提出,是否能辅导我一下今天的作业时,绿色头发的少年看着对方诚恳的脸,毫不犹豫地一口应下。


「轰同学需要的话…当然可以!只是我自己做的也不是很好……如果不嫌弃的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然后一个害羞的笑脸。


轰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不稳,不知是因为第一次邀请对方的紧张,还是因为面前少年的笑。


按照约定,绿谷写完作业就匆匆赶来了轰的房间,轰藏着自己也没弄懂的心思特意晚了一点开始写,现在还差一面的题目。


绿谷穿了简单的白T恤和及膝短裤,抱着书包,样子乖巧地叩了叩门。

「不好意思,我还没写完」轰开门迎接绿谷,自然地接过了对方的书包。


「没关系的,轰同学不用着急,我接下来也没有什么事的」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


像这样单独跟轰同学相处果然还是有点紧张啊,绿谷想。

打量了一下房间,和式的榻榻米给人沉稳平静的感觉,和轰同学很像呢。


把书包放在榻榻米上,注意到绿谷在四处张望「喜欢吗?」故意用了暧昧不清的用法,果然看到对方愣了一会才回答。


「诶…很喜欢哦,榻榻米房间感觉跟轰同学很搭呢,呃不是说轰古板哦是说那个…给人很安心的氛围…这样的」怕对方误会极力组织着语言的绿谷。


有点开心可是我就不说的轰,眼眸里泛起了小小的波澜。我在绿谷心理原来是这样的定位啊。带着还未被发现的小心思,这样的评价,已经不错了。


跟轰相处了有一段时间的绿谷,也多少能察觉到对方的心情,看着轰的侧脸,表情平和,浅色的嘴唇轻轻抿着,应该是没在生气。想起刚认识时冰冷强大却盛气凌人的一面,现在感觉轰同学平易近人了不少呢,这么想着自己也有些高兴起来。「那轰同学写吧,我自己待着就好」然后小心地跪坐在了书桌后的榻榻米上,看着轰坐到桌前开始动笔。


不想打扰到轰的绿谷安静地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笔记看了起来。


可能是受伤还未痊愈,身体很容易疲倦,加上和室静谧的氛围,才看了一会就不禁上下眼皮打架,手指一松,笔记掉在榻榻米上一声响动,绿谷也暂时清醒了一瞬「抱歉……」


「没关系的…是我没写完才让你等的」轰回过头来,打量少年有些迷蒙的双眼「不介意的话先睡一下,我写好了叫你」。


「诶那怎么行我还是站起来活动一下…」说着就要起身的绿谷,被轰敏捷地按住手臂,同时被目光真诚地盯住。很受不了这个的绿谷只好妥协到「那好吧,我先睡一会,轰同学写好了一定要叫我哦」总觉得不太能拒绝轰同学呢,眼神好认真,绿谷少年睡过去前在脑中闪过。



轰顺手拿走了绿谷的笔记,伸手婆娑了一会,左手冒出了一点白烟,最终还是没有翻开,替他收进了书包里。


作业做的还挺顺利的,但是这样一来借口不就没了吗,思索后轰决定空下最后一道,放下笔,轻轻地走到绿谷身边,坐了下来。


睡眠中无意识放松了的绿谷,平躺着舒展了身体,T恤下摆处露出了一点肌肤,成了形的肌肉线条流畅地向内延伸。


在理智回溯之前,轰靠近了绿谷,他俯下身,鼻息近的仿佛能打到绿谷身上,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但是想离绿谷近一点,再近一点。现在,他看的清熟睡少年眼睫毛投在眼下的阴影,看的清少年可爱的雀斑和微张的嘴。


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绿谷侧过头轻轻唔了一声,轰‪一时‬顿住,飞快地在脑内蹦出我只是想叫他起床,然后清醒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借口。


不舍地拉开距离,轰轻轻地用左手推了推绿谷搭在肚子上的一截裸露的胳膊,「起床了,绿谷」。


没有起床气的绿谷迷茫地睁开了眼,还带着水雾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轰,过了一会才找回焦距。


被认真盯住的轰感觉心脏又失常了,咚咚地跳个不停,像是剧烈运动过后一般。轰反射性地迅速站起来,向后退了一小步。


绿谷缓缓坐起来伸了伸胳膊,「真是不好意思,睡了有一会呢」说着就要从榻榻米上起来,然而头还晕晕的,身形不稳,眼看着要倒向地面,轰反应不及,匆忙用手扯住绿谷,却用力过猛,一下子把人带进了怀里。


……


和室里一片死寂。


绿谷匆忙起身离开,脑子里乱作一团,因为紧张出了一层 薄汗,啊啊啊—!居然撞进了轰同学怀里,好失礼!怎么办……总之先道个歉!


「对不起!」双眼紧闭,面颊绯红。

「没关系的,我才应该道歉」经历了一系列冲击的轰也难免耳尖发红,但还是尽力维持平静。刚才绿谷温热的触感还留在怀里,忙乱之间他的另一只手还搭了一下绿谷的腰,想到这他的心脏咚咚咚地,感觉快要从胸腔里冲出。


绿谷抬起头来,偷偷瞄了一眼,看到面色还算平静的轰,暗自松了一口气。长这么大,除了妈妈以外,还是第一次和别人如此近距离接触,他甚至闻得到轰身上衣服柔顺剂的味道。紧张无措下,红晕从脸颊蔓延到脖子。


在轰的眼里,面前的人害羞的不敢直视自己,脸红红的,偷看了一眼就马上低下了头。


会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吗,自己有机会吗……?带着一些不安「绿谷……」他轻声叫道。


「?怎…怎么了?轰同学」面前的少年有些无措地望向他「刚才的事情…我很抱歉。总觉得尽是给轰同学添麻烦…啊,对了我们来看看题目吧…轰同学写完了对吧」紧张起来就话多的绿谷,觉得转移话题是最好的办法了。不过只是同学间的身体接触而已,没有必要紧张成这样吧,拼命安定自己情绪的绿谷,觉得哪里好像不对,但又‪一时‬没有想通。


「可以再……抱一下吗?」平静地说出来了,很好。


「!!?」太过震惊‪一时‬失语的绿谷。


也许是轰同学从小没有和别人拥抱过觉得是一次全新的体验想要再试一次或者是想起了小时候和妈妈拥抱的感觉然而现在长大了不太好意思再去找妈妈想怀念一下当时的感觉?

…瞬间刷过脑袋里的想法不管是哪条都让绿谷觉得难以拒绝,因为是轰同学嘛轰同学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

对,没错……


絮絮叨叨说服自己的绿谷终于回过神来「呃…诶可以…」虽然刚才的紧张还未完全消退,但既然是朋友的希望的话

——


主动张开双臂,笑着望向他的绿谷,让轰动荡不已的心脏暂时平静了下来。他原本想的「因为绿谷很温暖,让我想起
了妈妈」有些害羞的借口不用说出来了。最坏的被当成奇怪的人而一口拒绝的选择支甚至没有出现。


「真的…?」有些激动以至声音颤抖。


「真的!」天啊轰同学声音都哽咽了,果然是想起妈妈了吧,感觉有点心疼。轰同学也有这么脆弱的一面以后要多多注意才行……。


此刻母爱满溢的绿谷主动靠上前去,轰的妈妈会怎样拥抱轰呢,果然要先摸一摸头吧,但是会不会有些失礼…唔应该没关系的,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手放在轰的头顶上,啊轰同学的头发好软,颜色不一样触感却是一样的呢。


感到头上多出来的重量,轰先是一愣,虽然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但是感觉也很好。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躁动好像慢慢平静下来,像是翻着涟漪的水面慢慢回归成平面。


然后完全进入角色的绿谷双手穿过腋下环抱住他,一只手轻柔地在他后背拍了拍,因为身高差的原因倒像是扑进了轰的怀里「轰已经很努力了哦…诶,这个时候应该叫焦冻更好一点」

这种又安心又心动的感觉是什么……暂时陷入混乱失去反应功能的轰直挺挺地站着。绿谷离他很近,柔软的头发蹭过他的脖颈有点痒,呼吸扫在他胸前一片温热,环抱住他的手很温柔又很有力,绿谷的身上有很好闻的味道……轰逐渐放松了身体,慢慢地把自己的手环上绿谷……


绿谷感觉差不多了想要松开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样子不太对劲,绿谷的角度看得见轰的耳朵变得通红,同时轰的手臂也在慢慢收紧,两个人距离越来越近,胸膛几乎紧贴在一起。绿谷更加明显地感觉到对方的心跳…诶?这是激动吗?


后知后觉地感觉气氛有些怪……现在轰的头蹭在自己的脖颈处,鼻息略过耳廓,所有接触的地方都不可思议的热了起来。绿谷的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只能轻轻的搭在轰的背上。他感到自己的体温迅速上升,鼻尖有些出汗。


明明刚才还一切正常的……这是怎么回事?


终于忍不住了,绿谷觉得这样下去不太妙「那个…轰同学,可以了吗?我觉得有点热……」


轰正盯着对方通红的耳朵看,并发现不小心呼气擦过时耳廓会微微的颤动。可爱。他自然注意到了怀里的人突然上升
的体温,听到对方的话,他迅速地开启了自己的制冷系统。


感受到了怀里的凉气「……谢谢轰同学」,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吧,温度确实凉了一点,可是这样下去心脏要受不了了,身体也是……「那个…轰同学,可能有点奇怪……但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我觉得有点…害羞」


面前大概是紧张到极致的少年,呼吸都放轻了,脸通红一片,也没有推开自己,再僵持下去就过分了。「抱歉…是我不好。」虽然不舍但今天已经出乎意料的满足了,而且被讨厌就糟了。


轰放开手退后一步,端正的鞠了一躬「真是非常抱歉,因为我的任性,让绿谷为难了」


还在平静心跳的少年马上手忙脚乱地摆手。「不不不,没事的」看着轰一脸悔恨,绿谷马上就心软了,况且也没有什么。


「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绿谷」轰认真的看着对方的眼睛,「任性的要求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的事,能帮到轰同学,我很开心」一如既往干净又温柔的笑让轰打消了问对方有没有讨厌自己的念头。「比起这个,今天看到了轰同学不一样的一面,轰同学虽然强大,但是也有脆弱的时候呢……」虽然气氛到最后有些奇怪,但果然是自己想多了吧,晃了晃头,把奇怪的想法甩到一边「可能有些自说自话了,但是…需要帮忙的时候,一定要找我喔!我们是朋友嘛!」


「谢谢你,能认识你太好了。」轰很想做出热泪盈眶的表情,但是有点难。说出这样的话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虽
然…和自己的目的有些偏差。


握了握拳,他决定就「如何攻略一个把自己当朋友的人」这一课题展开全面调查。


然而现在,面对眼前单纯温暖的少年,他微微的笑了起来,异色瞳带上了温度。


好像第一次看到轰同学笑啊,果然很帅气呢。希望以后轰同学笑着的时间能变多起来。看着轰的绿谷,不由得这么想
到。


***


回到自己的宿舍,绿谷才想到,自己不是去给轰辅导作业的吗!?究竟都干了什么啊啊啊!


懊悔地在床上滚来滚去,不小心把摆在床边的书包碰了下去。


没扣好带子的书包,内容物倾泻而出。


绿谷看到笔记封皮上有什么在闪闪发光——那是一朵冰晶做成的向日葵。

咦?是轰同学做的吗。好奇地用手触碰,指尖刚刚感受到凉意,那朵小小的脆弱的向日葵*就不见了,只剩下一片孤零零的水痕。


……?


绞尽脑汁想了一会也没得出结论,却突然想起了轰的拥抱,脸蹭地一下红了起来。绿谷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想到,‪明天‬问一问轰同学好啦。



*向日葵的花语之一:沉默的爱。


end


感谢阅读!♥(ノ´∀`)
第一次写轰出,大家愿意提点意见就更好啦。

评论 ( 6 )
热度 ( 54 )

© B级甘党F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