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级甘党Faki

不定期喷发。

解冻



初设小胜异世界一日游(什么
ooc!ooc!ooc!
轰乡→初设小胜 海云→初设绿谷
有个人放飞脑补成分
ok的话↓


叮叮叮——

从睡眠中醒来的爆豪活动了一下身体,立刻感觉有些异样。身体轻飘飘的,像是浮在空中。

想挺身起来,却感觉在空中转了个个儿。

曰怎么回事。带着疑问往身边望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还好好躺在床上,而自己却半透明的浮在空中。无神论者的爆豪也难免暗骂一句我操撞鬼了。

在他想出个所以然之前,床上的人起来了。
靠——里面还有人?

他恍惚地盯着天花板。爆豪道:你是谁!?

与自己别无二致的脸转向他,哦都是一个身体当然一样了。但是面部表情却微妙的不同。

轰乡定了定焦,看到面前浮在空中的,一张跟自己很像却怒气很盛的脸,和对方半透明的身体。

??这是……

看样子自己大概是中了奇怪的个性来到了别的世界自己的身体里吧。

那现在自己的身体不就相当于空壳?

哎算了起码现在有身体可用,轰乡挑了挑眉,不像眼前这个——

感觉这个自己……挺暴躁的啊。

轰乡甩出一个招牌的欠揍微笑回应对方的问题,你猜啊。

爆豪忍住了自己一触即发的怒气,感受到了大脑里传来的讯息。

你是从别的世界来的?

哦,原来两个人思想是可共通的。

本来轰乡想再逗爆豪一会来着,可是脑袋里想的东西都会传过去就没法玩了。一会换个别的吧……。

爆豪:你给我老实点。

轰乡:可由不得你。

……两个人还在进行激烈的电波交流时,切岛来敲门了:还不起啊爆豪,吃不吃饭了。
啊!俩人一起喊道。又补了一句:你先去吧。

切岛:哦!

一人一魂对视了一眼,大概是确定了确实是自己。

爆豪相当不爽的嘁了一声。

轰乡愉悦的笑了一声。

***

爆豪出门比平常晚了一会。准确说是轰乡——爆豪旁边不情不愿的保持距离跟在旁边。

两个人一边活动着一边把状况交流了个差不多,从名字到上学情况,当轰乡提到自己的幼驯染时,爆豪那边没了动静。

然而,在去往一楼餐厅的路上很巧的碰上了当事人。对方还迷迷糊糊的打着哈欠。
靠,爆豪不爽的扭过了头。

爆豪心理产生波动的同时,轰乡飞快地迎了上去,无视了对方你敢过去我宰了你的威胁。

眼前的人就是自己这个世界的幼驯染吧。

轰乡看到对方眼里的紧张和无措。

「诶…小、小胜?早上好啊。」绿谷手忙脚乱的打了招呼。

小胜,听起来很亲密嘛。

「早上好。」轰乡直视着对方的眼睛,然后收获了震惊的目光×2。

诶??!已经做好了被无视准备的绿谷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同时爆豪的愤怒和紧张完整的传导到了轰乡那里。

哈哈,有意思。

轰乡突然靠近了绿谷。「今天放学后来我房间,有事。」少年屏住了呼吸,只觉得温热的呼吸在颈旁一扫而过。

……大脑一片空白。当他反应过来时,爆豪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拐弯处。虽然刚才确实死机了,但是他说的每一个字绿谷都没听漏。

……有事?小胜找我会有什么事……。难道是揍我?应该不会…一定是重要的事吧。那果然还是去吧……难得小胜会找我呢。

当然啦,还有另一个没反应过来的人。

爆豪(灵魂状)在轰乡突然的接近绿谷时条件反射的冲了过去,可惜慢了一步。现在,他在绿谷的侧前方,听见了刚才少年一系列的碎碎念,也久违地看到了少年的笑脸。
有什么可开心的。

爆豪觉得心脏像被羽毛包住了一样,闷闷的。


轰乡的心情相当愉悦。

他回想着刚才那个长的很像海云的少年的反应,不经意就笑了起来。

「天,爆豪你吃错药了吗!」切岛第一次看到早上没摆臭脸爆豪。

轰乡抬眼看了看已经坐在餐桌上的人,听声音,这就是刚才去叫爆豪的那个吧。

朋友?应该是了。

应该能打探到点情报。

轰乡晃晃悠悠的走了过去。


早饭的几分钟时间,套到了从开学到现在爆豪的基本形象。还有切岛一个劲强调的,别对绿谷那么凶了。

机会难得,做点好事吧。轰乡拍了拍切岛的肩膀:我试试看。

切岛眨了眨眼:爆豪,我用不用联系下精神科给你看看啊。

轰乡手中的火花瞬间闪起。

哦,看来似乎不用。


懒得去找轰乡,爆豪索性跟在了绿谷后面。

记忆中都是绿谷跟屁虫似的跟着自己,这样的体验还是第一次。

对方缓了半分钟才从自己的世界里出来,念了一句再不去吃饭要迟到了啊啊,飞奔到饮食区。

着急起来的吃相跟小时候差不多。

靠,想什么呢。爆豪焦躁地挠了挠头,想想自己怎么才能干掉那家伙,夺回身体啊。

***
大家都心怀鬼胎,哦不,各有心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一晃神一天就快要结束了。

爆豪百无聊赖地坐在窗边,盯着自己身体的行动,然后看着看着视线会跑偏到绿谷那里一会。接着脑袋里就会传来欠揍的:呦,看什么呢。

烦……烦了一天了懒得理他了。

盯着绿谷就难免会想到入学来发生的各种事情,那个家伙估计也偷看的都差不多了。

靠,真不爽。

你不爽的话我也可以给你看看我的啊。

嘁,谁稀得看。

咱们电波都同步了就不用口嫌体正直了吧。

几乎是瞬间涌入的——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和这是……绿谷?

他叫赤谷海云,是我幼驯染。

他是普通科的,不过也很厉害。

我们关系很好喔~

轰乡挑衅似的,加重了这几个字眼。

蒙太奇一样在脑中闪过一幕一幕,看的出两个人关系很好。爆豪莫名的就觉得不爽。他捏紧了拳头,又无力的放开。

短暂闪过的画面吸引了他的注意,在想再次确认之前却突然消失了。

这个就不要看了…个人隐私。轰乡发誓他不是故意的,只是初吻这种事记忆深刻嘛。
……

爆豪反应过来后差点从窗边掉下来。

虽然只是一瞬,他确实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和废久那家伙在…接吻。

为什么??

轰乡觉得一瞬间从爆豪的情绪像是鞭炮的引线一样瞬间烧了过来。

啊糟糕,不小心点燃了什么。

下课铃刚好打响,轰乡迅速的撤了,但没忘记回头给绿谷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绿谷被盯得一个激灵。


***
爆豪飘回了屋里,灵魂体轻松的穿过了门。看到那个混蛋躺在自己的床上,一脸狡诈的笑。

想通了?

想通个屁。

你的脑电波不是这么说的。

闭嘴!

要是确定了,我帮你一下也不是不可以。正好一会人就来了。

爆豪抬眼瞪了轰乡一下,不需要。你不要打什么鬼主意。

目光够可怕啊,可是现在你什么都做不了。

轰乡做了个耸肩的动作,然后顺畅的打开了门。

果然,刚才起就听到门口的脚步声。绿谷正一脸苦恼的在门口踱步,门突然打开他立马僵在门口。

「晚、晚上好啊,小胜。那个我想会不会打扰到你,因为没说具体时间来着……那个…呃。」绿谷的目光四处游动着,唯独不敢和面前人对视。

「进吧。」还是得装一装爆豪的样子,这小胆子,一会吓跑了就没得玩了。

爆豪目光跟着绿谷移动了一会,又狠狠地盯住了轰乡。

威胁?恐吓?省省吧,我可是在帮你喔?

绿谷在寄宿制之后还没来过爆豪的房间,他正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注意到对方的目光后,绿谷定了定神,勇敢地迎了上去。

「小胜,有什么事要说?」强迫自己笑了一下,但是自己笑的一定相当难看吧。

轰乡的目光扫过绿谷不断揉搓着衣角的手指。

他清了清嗓子道:最近我对你态度不太好,向你道歉。

旁观的爆豪同学忍无可忍,冲过来想抓住轰乡的领子,手却穿了过去。

绿谷觉得自己幻听了,很严重的那种。小胜向自己道歉了?不可能吧,可能今天从一早开始就是个梦……嗯。恍惚中,他却看到了对方认真的脸。

……不是吧。

「你倒是给点反应啊?废久。」轰乡从脑袋里搜索出了爆豪对面前人的称呼并模仿了爆豪的吼叫。

看到面前少年浑身一抖,然后一脸错愕地看着他。

「诶!???那个……没关系的。小胜今早跟我打招呼我很开心!」一边积极组织着语言,一边观察对方的脸色。嗯,很平静。

「我……其实也想跟小胜道歉。关于个性的事……并不是故意不告诉小胜。不过,我想小胜也猜的差不多了。」

绿谷低着头,睫毛一闪一闪。「今天小胜能找我来,我很高兴!真的。」

抬起头,这次是发自内心的,绿谷笑了起来。

「今后,我也会努力的!努力追上小胜,和大家。」脸上挂着红晕的绿谷,不好意思的说。

轰乡斜眼看了看爆豪,对方黑着一张脸,看不出情绪。可是心情相通让爆豪的情绪无法掩饰。

哎…轰乡在心理叹了口气。好人做到底吧,卖异世界的自己一个人情也好。

还有件事,轰乡走近了绿谷。

能预知到他行动的爆豪几乎目眦尽裂。

「我喜欢你。」

还沉浸在刚才情绪里的绿谷秒回「我也是!」

……

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的绿谷一秒爆炸,脸腾地红了起来。

没等他做出进一步解释,面前的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小胜!

***
爆豪睁开了眼。是医务室。

头痛欲裂,可是刚才的记忆却该死的清楚。可恶,那个混蛋。

「啊,小胜你醒啦!」守在床边的绿谷看到爆豪醒来,松了口气。

爆豪看到他眼眶有点发红。

「怎么回事?」爆豪转过头,锐利的眼神直指绿谷。

「啊,说是小胜的身体里进了另一个灵魂,本来是需要特殊治疗才可以恢复的,但说是灵魂产生强烈情绪波动可以自己回复…小胜好厉害啊!现在的话,已经探测不到那个灵魂的存在了。」

说了一长串话的绿谷带着一点鼻音,哭过?绿谷顿了顿,「好好休息应该就没事了,那我…不打扰小胜了。」说着,绿谷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慢着…」爆豪活动一下身体,从床上下来。

「小、小胜,医生说躺着休息一下比较好哦。」

无视了绿谷的话,爆豪走到了少年身边。

「那个人说他是别的世界的我。我们两个的思想是互通的。」

绿谷疑惑的看着他。

「你不信?」

「诶诶诶!?不是,小胜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

啧,爆豪正挣扎着想直说。

绿谷像是终于想通了,红色飞快地染上面颊。

「就是说……小胜都记得?」

爆豪给了他一个你猜呢的眼神。然后问「你刚才哭什么。」

「!!我没有!」绿谷觉得爆豪大概是讨厌他哭,小时候他哭了爆豪会更过分的欺负他。

可是现在爆豪紧紧地盯着他,但又不像是在生气。

「我…我担心小胜醒不过来。」说到这绿谷吸了吸鼻子。

「还有…好不容易感觉跟小胜关系好了,结果不是这样呢。」早上个自己打招呼的,刚才和自己说话的,并不是小胜啊。

绿谷忍不住伸手抹了下眼角,畏畏缩缩的低着头。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担心自己的事…自己真差劲啊。绿谷想。

爆豪沉默了许久,久到绿谷觉得空气仿佛凝固。

「他说的…一定程度上代表我。」爆豪偏过头,视线有意避开了绿谷。

?还在反应对方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爆豪啧了啧舌,「我喜欢你。」

绿谷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爆豪又甩来一句「答复呢?」

……

「诶诶诶?我我我也是。」少年紧张的直结巴,「也…喜欢小胜。」绿谷的头低到不能再低,爆豪只能看到他一头颤巍巍的绿毛和红的快要滴血的耳尖。

在理智回溯之前,爆豪已经抬起绿谷的下巴,嘴唇相贴。

单纯的称不上是吻。

却足以引人沉沦。

软软的触感,还有迎面而来的绿谷的气息。

他放开眼前的少年,自己也腾地红了脸。

绿谷缓缓抬头与他对视了一眼,又迅速错开。但足够他看清对方眼里流动的情绪。「那个…小胜,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然后飞一般的逃了。

爆豪挑了挑嘴角,像个兔子。

不过,最艰难的一步走完了。爆豪把自己摔进床里,很不爽,可是…多亏了那个混蛋。

闭上眼睛,久违地感受到了平静。爆豪从未如此期待过明天的到来。

从小就给彼此留下深刻印记的两个人,终于在长久的冰冻期后,拥有了复苏的契机。

fin.
感谢阅读!
超想看他俩交往!什么方式都好(;▽;)

评论 ( 2 )
热度 ( 39 )

© B级甘党Faki | Powered by LOFTER